殤傷

这里是殇伤!(>///<) 可以随便勾搭~
腐女一个.不能接受逆cp。各种本命受啊......注定冷cp吗?
本命:影山飞雄,橘真琴,利威尔和草津锦史郎。
关于cp:
排球:影山受,西东
FREE:真琴受
弱虫:东卷,山坂
进巨:艾利,團兵
美男高校防衛部:会长受都可以!
idolish7: 一织受
黑篮:赤黑、黄黑、紫冰、高绿
阿松:一松受
革命機VVV:晴艾

宇智波兄弟親情向

備註:
OOC有
這是一篇短篇,並應該算是BE?
鼬失憶梗,最後會想起來的。
鼬是靈魂狀態的存在,佐助看不見他。
在此,感謝各位閱讀!

----------------------------------分隔線------------------------

鼬失憶了。他的靈魂飄在佐助後面,不能離開佐助超過7米。他僅餘的記憶裏,有著一幅一家四口的合照。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其中一員,但他堅信自己跟著的這個人是自己的弟弟。沒有理由地,他認為自己必須要守護弟弟,因為這是他的責任。

他知道自己跟著的這個人名叫宇智波佐助。因為周圍的人會稱呼他為佐助,在木葉村的婦女們自以為小聲地憐憫著這位宇智波的遺孤時,鼬聽到了,而他的心也因為遺孤兩字痛了很久。

他知道自己有一個心願必須完成了才能轉世。但他忘了自己的心願。

夜深人靜的時候,鼬會面對面地看著佐助的睡顏,垂下的髪穿過了佐助的臉。這時候鼬會想:我到底為了什麼才徘徊不去?這個人真的是我弟弟嗎?會不會是我中了幻術,或是被人下了暗示?得不到答案的鼬只能把這些疑問藏在心裡。

晨曦照進房間裡,鼬並不需要躲避這些傳說中會置他於死地的光束。佐助睜開了眼睛,默念一句:「早安,哥哥。」佐助並不知道對方就在旁邊。但鼬看到了,並因此感到喜悅。他感覺到自己的靈魂變輕了。他也許知道了如何能解決心願了。

這幾天的經歷讓他知道了自己的名字是宇智波鼬,如果他真的是佐助的哥哥的話。

「吶,佐助。你是不是掛念你的哥哥了?」「沒有。」佐助冷淡地回答這個同期的伙伴。鼬在這個佐助的夥伴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存在。他有一點好奇,在他們這些能看到靈體的人眼中,他算甚麼?他是怎樣的存在呢?雖然對此抱有疑問,但他只是友好地向這個人笑了笑,無聲地問:「你能看到我?」那人默默地點了點頭。不知是回應鼬,還是在附和席間的高談闊論。

「我先回家了。再見。」佐助突然出聲道。說完便自顧自地走了。席間的大家似乎早已習慣這樣的突然離席,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說了幾句客氣話,便繼續剛才的討論了。鼬因為距離限制而跟在佐助身後7米的位置,慢慢保持距離地走著。

「滴答、滴答……」落下的雨在地上印上痕跡。頃刻,便只看到被打濕的地面了。鼬看著前面的背影默默抬起頭。他突然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好像有人跟他說過這樣的他在說話人眼中就像在哭一樣。「鬼……鮫……?」鼬不確定地喃喃自語。

前方的佐助停下了腳步。鼬並沒有察覺,一直向前走,直至穿過了佐助的身體後才發現應該在前方的人,現在在他的後方。「哥哥,你是不是在這裡?」佐助模糊不清的話語傳入了離他只有1厘米遠并面對著他的鼬的耳中。

鼬有點擔心佐助會否因為這場雨而生病,不禁開口說:「先避雨再說,好嗎?」佐助微微瞪大了眼睛。不過一瞬,他便收起了驚訝的表情,走到了屋簷下。「イタチ?」佐助試探般對著面前沒有遮蓋物的地方說著。「是我。好久不見了,佐助。你聽到我的說話?」「雖然只有朦朦朧朧的……」「那就好了。下次不要再淋雨了,這麼大的人怎麼還不懂愛惜身體呢?生病可是會難受的啊。」「知道了。」佐助沒想到鼬會再次出現,更沒想到剛重逢不久便被對方說教。驚喜來的太突然,令他不懂如何反應。

鼬看到佐助還沒回過神來的樣子,惡作劇般笑了笑,便回到以前那個溫柔哥哥的樣子。「佐助。能不能跟我說說我死後,你這幾年的生活?」「嗯。」佐助低頭想了一會兒,便整理好這些年來的經歷,扼要地簡述了一遍。鼬在他述說經歷期間,一直保持著笑容。仿佛他們回到了宇智波被滅族前的時光。

沒錯,在佐助聽到鼬的話語時,鼬便恢復了記憶。21年的記憶以為很漫長,卻只需要一瞬間便回到腦海之中,又顯得這場生命那麼的短暫。

佐助有種錯覺,鼬好像從沒離開過他,沒有被他殺死一樣。就像曾經幸福的光景從沒離開。「佐助。」「甚麼?」「謝謝你。你做得很好了。辛苦你了。以後要與同伴們好好相處。」鼬溫柔地笑著對佐助說。靈魂發出的光芒讓佐助感到熟悉,卻又有一點不同。「哥哥!」佐助大喊著。佐助以為自己已經變得成熟了,但在面對這個相似的情景時,他似乎變得更不知所措了。鼬無聲地說:「原諒我吧。真的是最後了。我很高興我是你的哥哥。再見了。」然後,點點的光芒消散在半空。佐助再次感到自己的無能為力,但他只是深呼吸了一下,輕輕地說出一句:「我也很高興。哥哥。」不知是眼淚還是雨水的液體從他的眼角滑落。

雨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