殤傷

这里是殇伤!(>///<) 可以随便勾搭~
腐女一个.不能接受逆cp。各种本命受啊......注定冷cp吗?
本命:影山飞雄,橘真琴,利威尔和草津锦史郎。
关于cp:
排球:影山受,西东
FREE:真琴受
弱虫:东卷,山坂
进巨:艾利,團兵
美男高校防衛部:会长受都可以!
idolish7: 一织受
黑篮:赤黑、黄黑、紫冰、高绿
阿松:一松受
革命機VVV:晴艾

及川生賀

注意:

OOC很嚴重。

交往中設定,雖然看不出。

小學生文筆。


以上能接受的話,請食用吧!
----------------------------------分割線-----------------------------------

「嗶―」手機的提示音響起。影山拿出手機一看,才發現今天是及川的生日。「既然知道了,那就跟及川前輩說一聲生日快樂吧!」影山喃喃自語道。影山編輯好訊息後便發送給及川,然後便開始了一天的排球練習。即使是炎熱的夏天,影山在跑步熱身中也依然保持著過往的記錄,甚至在日向的刺激下有所進步。菅原對此只能苦笑著說:「他們又來了啊?不過有進步的話,就讓他們去吧?隊長?」大地無奈地回答:「都已經跑那麼遠了,喊了他們也聽不到吧?」此時,影山在部活室的手機響了幾遍,可惜沒人聽到。

日向在中段的休息時間時,問影山:「你知道今天是大王的生日嗎?聽說他還收到了很多女孩子的禮物呢!」田中和西谷一聽到這裡便不能忍了,大聲喊:「對啊!明明是暑假!為什麼還有『很多』女孩子送禮物給他啊!」影山不知道出於甚麼原因想快快帶過這個話題,於是回答了日向 「 記得。」後便催促道:「休息時間完了!快點開始練習吧!白癡!」「我已經在練習了!你才是快點吧!笨蛋!」「日向!影山!不要吵架!」大地的怒吼讓兩人停止了鬥嘴,轉而在排球上較勁了。在這麼吵吵鬧鬧的練習下,排球隊隊員雖然在結束時感到疲累,但卻覺得現在的付出一定會是值得的。

就在隊員們走出烏野高校的門口時,一聲「小飛雄。」讓正在較勁的影山和日向停下了動作。「及川前輩?」「烏野排球隊的各位,抱歉了,我先把小飛雄借走一會兒了喔。」說完便把影山拉走了。烏野排球隊對此已經有了一點熟悉感,畢竟一星期一次的頻率,誰也會習慣的。「及川前輩?」「小飛雄是不是有沒有看訊息了?」「啊!」「果然是這樣!」「抱歉。我現在看吧!」影山說畢,便伸手到包裡拿出電話。但動作卻被及川阻止了。「嘛。算了。我已經在這裡了,那些訊息就回家再看吧!為了補償被小飛雄傷到心的及川大人,現在先來約會吧!」「啊……這個,給你。」影山一邊說著,一邊從包裡拿出一份包裝精美的禮物,「雖然今天早上已經發過訊息了,但還是再說一遍吧!及川前輩,生日快樂。」及川完全沒有想過影山會為他準備禮物,畢竟影山在他一直以來的印象都是排球笨蛋,根本不會想到要準備禮物給他,所以在影山把禮物遞給他時,他驚訝得呆楞在原地。良久,及川說:「……小飛雄你竟然會包裝禮物?難道是你拜託店員的?」「啊?我只是說了要給重要的前輩送一份禮物,她就把護膝包成這樣了。」「小飛雄你這個笨蛋!哪有人會讓收到禮物的人提前知道是甚麼啊!」 影山知道壽星在生日這天是特別的,因此沒有反駁及川對他說笨蛋這件事,但他留意到及川的雙眼開始濕潤,所以問 :「及川前輩您哭了?」「才沒有!小飛雄是笨蛋!」及川左手拿著禮物,右手握成拳,橫起手臂擦著眼。放下手臂的及川用微微泛紅的雙眼瞪著影山,「小飛雄是笨蛋!」影山雖然知道要遷就壽星,但他認為一次就已經足夠了,畢竟特別就是因為出現的次數不多,所以才算做特別。所以他再也忍受不了地說:「我不是笨蛋!請及川前輩把禮物還給我!」及川做了一個鬼臉後說:「才不要!給了我的就是我的了!」影山在大量運動後的疲憊在此時湧了上來,所以他對及川說:「及川前輩,我先回家了。」及川預想中的爭吵並沒有出現,然而他還是及時反應過來了,並對影山說:「那我送你吧。」「不用麻煩前輩。我自己能回家的!」「吵死了!說了和你一起走就乖乖地讓前輩送你吧!這可是很多女孩子都希望出現的情景啊!但你卻不懂珍惜這難得的機會!」「那你就去送那些女孩子啊!我不需要麻煩前輩您來送我回家!」及川狠狠地瞪著影山,然後一手攬過影山的肩膀。影山因此被強制停下腳步,於是他問:「及川前輩你到底想……」剩下的話語被及川的嘴唇堵在影山的口中。

影山推開及川,並詢問他:「及川前輩您在做甚麼!」「給你懲罰!」「哈?我沒有做錯甚麼吧!」「小飛雄你還記得我們的關係嗎?」「…….戀人?」「你是剛剛才想起的吧!啊―算了。那你現在想想為甚麼我要送你回家。」「哈?兩者有甚麼關係?」「真是的!敗給你了!我只是想和你一起相處多些時間而已啦!」及川還不忘在最後加一句:「小飛雄你這個笨蛋!」影山不解地微微側頭,然後思索一會兒後,便似懂非懂地點頭。及川有見及此,便知道影山沒有想明白想相處多一會兒的原因。只好歎口氣,把禮物換成右手拿著,左手牽起影山的右手,說:「謝謝你的禮物。我很高興你記得我的生日。可是你作為戀人的自覺是不是低了點呢?」影山看著及川的笑容,突然說:「那我多給你一份禮物吧。」說完便吻了及川。及川在影山吻上他的那刻便已經失去思考能力,只能靠著本能放開了牽著的手,雙手環抱著影山的肩膀,把想退開的影山固定在原地,再次把兩個人分離了些微距離的嘴唇貼近彼此。片刻,及川放開了影山。「媽媽說戀人會喜歡這份禮物的。」影山臉上的淡紅並不像語調般平靜,甚至往更深的顏色發展。及川燦爛的笑容讓影山知道媽媽說對了,「如果戀人沒有在收到禮物時親吻你的話,那你就吻她吧!那樣的話,戀人就會感到高興喔。」「那我就不客氣地收下吧!小飛雄。」最後,及川左手牽起影山的右手,右手拿著影山送的禮物護膝,回到了影山家,告知家人因錯過了末班車而要在後輩家留宿一晚後,便拉著影山到臥室進行一些不可描述的運動了。

------------------------------------分割線------------------------------

謝謝閱讀!如果能喜歡這篇文章的話,真的感激不盡!

偷偷地補充:禮物是影山早就買好並放在包裡的,首段的喃喃自語只不過是因為早上剛睡醒而忘了及川的生日已經來臨。想起禮物時已經是在及川問他有沒有看訊息時的事了。

然後是作者的廢話時間:及影真的好可愛! <3 懶癌末期的我也忍不住趕了這篇生賀,雖然不長,但希望能表達到影山作為稚嫩的戀人還不懂得和及川的相處方式和被生日禮物嚇到的及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