殤傷

这里是殇伤!(>///<) 可以随便勾搭~
腐女一个.不能接受逆cp。各种本命受啊......注定冷cp吗?
本命:影山飞雄,橘真琴,利威尔和草津锦史郎。
关于cp:
排球:影山受,西东
FREE:真琴受
弱虫:东卷,山坂
进巨:艾利,團兵
美男高校防衛部:会长受都可以!
idolish7: 一织受
黑篮:赤黑、黄黑、紫冰、高绿
阿松:一松受
革命機VVV:晴艾

宇智波兄弟親情向

備註:
OOC有
這是一篇短篇,並應該算是BE?
鼬失憶梗,最後會想起來的。
鼬是靈魂狀態的存在,佐助看不見他。
在此,感謝各位閱讀!

----------------------------------分隔線------------------------

鼬失憶了。他的靈魂飄在佐助後面,不能離開佐助超過7米。他僅餘的記憶裏,有著一幅一家四口的合照。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其中一員,但他堅信自己跟著的這個人是自己的弟弟。沒有理由地,他認為自己必須要守護弟弟,因為這是他的責任。

他知道自己跟著的這個人名叫宇智波佐助。因為周圍的人會稱呼他為佐助,在木葉村的婦女們自以為小聲地憐憫著這位宇智波的遺孤時,鼬聽到了,而他的心也因為遺孤兩字痛了很久。

他知道自己有一個心願必須完成了才能轉世。但他忘了自己的心願。

夜深人靜的時候,鼬會面對面地看著佐助的睡顏,垂下的髪穿過了佐助的臉。這時候鼬會想:我到底為了什麼才徘徊不去?這個人真的是我弟弟嗎?會不會是我中了幻術,或是被人下了暗示?得不到答案的鼬只能把這些疑問藏在心裡。

晨曦照進房間裡,鼬並不需要躲避這些傳說中會置他於死地的光束。佐助睜開了眼睛,默念一句:「早安,哥哥。」佐助並不知道對方就在旁邊。但鼬看到了,並因此感到喜悅。他感覺到自己的靈魂變輕了。他也許知道了如何能解決心願了。

這幾天的經歷讓他知道了自己的名字是宇智波鼬,如果他真的是佐助的哥哥的話。

「吶,佐助。你是不是掛念你的哥哥了?」「沒有。」佐助冷淡地回答這個同期的伙伴。鼬在這個佐助的夥伴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存在。他有一點好奇,在他們這些能看到靈體的人眼中,他算甚麼?他是怎樣的存在呢?雖然對此抱有疑問,但他只是友好地向這個人笑了笑,無聲地問:「你能看到我?」那人默默地點了點頭。不知是回應鼬,還是在附和席間的高談闊論。

「我先回家了。再見。」佐助突然出聲道。說完便自顧自地走了。席間的大家似乎早已習慣這樣的突然離席,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說了幾句客氣話,便繼續剛才的討論了。鼬因為距離限制而跟在佐助身後7米的位置,慢慢保持距離地走著。

「滴答、滴答……」落下的雨在地上印上痕跡。頃刻,便只看到被打濕的地面了。鼬看著前面的背影默默抬起頭。他突然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好像有人跟他說過這樣的他在說話人眼中就像在哭一樣。「鬼……鮫……?」鼬不確定地喃喃自語。

前方的佐助停下了腳步。鼬並沒有察覺,一直向前走,直至穿過了佐助的身體後才發現應該在前方的人,現在在他的後方。「哥哥,你是不是在這裡?」佐助模糊不清的話語傳入了離他只有1厘米遠并面對著他的鼬的耳中。

鼬有點擔心佐助會否因為這場雨而生病,不禁開口說:「先避雨再說,好嗎?」佐助微微瞪大了眼睛。不過一瞬,他便收起了驚訝的表情,走到了屋簷下。「イタチ?」佐助試探般對著面前沒有遮蓋物的地方說著。「是我。好久不見了,佐助。你聽到我的說話?」「雖然只有朦朦朧朧的……」「那就好了。下次不要再淋雨了,這麼大的人怎麼還不懂愛惜身體呢?生病可是會難受的啊。」「知道了。」佐助沒想到鼬會再次出現,更沒想到剛重逢不久便被對方說教。驚喜來的太突然,令他不懂如何反應。

鼬看到佐助還沒回過神來的樣子,惡作劇般笑了笑,便回到以前那個溫柔哥哥的樣子。「佐助。能不能跟我說說我死後,你這幾年的生活?」「嗯。」佐助低頭想了一會兒,便整理好這些年來的經歷,扼要地簡述了一遍。鼬在他述說經歷期間,一直保持著笑容。仿佛他們回到了宇智波被滅族前的時光。

沒錯,在佐助聽到鼬的話語時,鼬便恢復了記憶。21年的記憶以為很漫長,卻只需要一瞬間便回到腦海之中,又顯得這場生命那麼的短暫。

佐助有種錯覺,鼬好像從沒離開過他,沒有被他殺死一樣。就像曾經幸福的光景從沒離開。「佐助。」「甚麼?」「謝謝你。你做得很好了。辛苦你了。以後要與同伴們好好相處。」鼬溫柔地笑著對佐助說。靈魂發出的光芒讓佐助感到熟悉,卻又有一點不同。「哥哥!」佐助大喊著。佐助以為自己已經變得成熟了,但在面對這個相似的情景時,他似乎變得更不知所措了。鼬無聲地說:「原諒我吧。真的是最後了。我很高興我是你的哥哥。再見了。」然後,點點的光芒消散在半空。佐助再次感到自己的無能為力,但他只是深呼吸了一下,輕輕地說出一句:「我也很高興。哥哥。」不知是眼淚還是雨水的液體從他的眼角滑落。

雨停了。


及川生賀

注意:

OOC很嚴重。

交往中設定,雖然看不出。

小學生文筆。


以上能接受的話,請食用吧!
----------------------------------分割線-----------------------------------

「嗶―」手機的提示音響起。影山拿出手機一看,才發現今天是及川的生日。「既然知道了,那就跟及川前輩說一聲生日快樂吧!」影山喃喃自語道。影山編輯好訊息後便發送給及川,然後便開始了一天的排球練習。即使是炎熱的夏天,影山在跑步熱身中也依然保持著過往的記錄,甚至在日向的刺激下有所進步。菅原對此只能苦笑著說:「他們又來了啊?不過有進步的話,就讓他們去吧?隊長?」大地無奈地回答:「都已經跑那麼遠了,喊了他們也聽不到吧?」此時,影山在部活室的手機響了幾遍,可惜沒人聽到。

日向在中段的休息時間時,問影山:「你知道今天是大王的生日嗎?聽說他還收到了很多女孩子的禮物呢!」田中和西谷一聽到這裡便不能忍了,大聲喊:「對啊!明明是暑假!為什麼還有『很多』女孩子送禮物給他啊!」影山不知道出於甚麼原因想快快帶過這個話題,於是回答了日向 「 記得。」後便催促道:「休息時間完了!快點開始練習吧!白癡!」「我已經在練習了!你才是快點吧!笨蛋!」「日向!影山!不要吵架!」大地的怒吼讓兩人停止了鬥嘴,轉而在排球上較勁了。在這麼吵吵鬧鬧的練習下,排球隊隊員雖然在結束時感到疲累,但卻覺得現在的付出一定會是值得的。

就在隊員們走出烏野高校的門口時,一聲「小飛雄。」讓正在較勁的影山和日向停下了動作。「及川前輩?」「烏野排球隊的各位,抱歉了,我先把小飛雄借走一會兒了喔。」說完便把影山拉走了。烏野排球隊對此已經有了一點熟悉感,畢竟一星期一次的頻率,誰也會習慣的。「及川前輩?」「小飛雄是不是有沒有看訊息了?」「啊!」「果然是這樣!」「抱歉。我現在看吧!」影山說畢,便伸手到包裡拿出電話。但動作卻被及川阻止了。「嘛。算了。我已經在這裡了,那些訊息就回家再看吧!為了補償被小飛雄傷到心的及川大人,現在先來約會吧!」「啊……這個,給你。」影山一邊說著,一邊從包裡拿出一份包裝精美的禮物,「雖然今天早上已經發過訊息了,但還是再說一遍吧!及川前輩,生日快樂。」及川完全沒有想過影山會為他準備禮物,畢竟影山在他一直以來的印象都是排球笨蛋,根本不會想到要準備禮物給他,所以在影山把禮物遞給他時,他驚訝得呆楞在原地。良久,及川說:「……小飛雄你竟然會包裝禮物?難道是你拜託店員的?」「啊?我只是說了要給重要的前輩送一份禮物,她就把護膝包成這樣了。」「小飛雄你這個笨蛋!哪有人會讓收到禮物的人提前知道是甚麼啊!」 影山知道壽星在生日這天是特別的,因此沒有反駁及川對他說笨蛋這件事,但他留意到及川的雙眼開始濕潤,所以問 :「及川前輩您哭了?」「才沒有!小飛雄是笨蛋!」及川左手拿著禮物,右手握成拳,橫起手臂擦著眼。放下手臂的及川用微微泛紅的雙眼瞪著影山,「小飛雄是笨蛋!」影山雖然知道要遷就壽星,但他認為一次就已經足夠了,畢竟特別就是因為出現的次數不多,所以才算做特別。所以他再也忍受不了地說:「我不是笨蛋!請及川前輩把禮物還給我!」及川做了一個鬼臉後說:「才不要!給了我的就是我的了!」影山在大量運動後的疲憊在此時湧了上來,所以他對及川說:「及川前輩,我先回家了。」及川預想中的爭吵並沒有出現,然而他還是及時反應過來了,並對影山說:「那我送你吧。」「不用麻煩前輩。我自己能回家的!」「吵死了!說了和你一起走就乖乖地讓前輩送你吧!這可是很多女孩子都希望出現的情景啊!但你卻不懂珍惜這難得的機會!」「那你就去送那些女孩子啊!我不需要麻煩前輩您來送我回家!」及川狠狠地瞪著影山,然後一手攬過影山的肩膀。影山因此被強制停下腳步,於是他問:「及川前輩你到底想……」剩下的話語被及川的嘴唇堵在影山的口中。

影山推開及川,並詢問他:「及川前輩您在做甚麼!」「給你懲罰!」「哈?我沒有做錯甚麼吧!」「小飛雄你還記得我們的關係嗎?」「…….戀人?」「你是剛剛才想起的吧!啊―算了。那你現在想想為甚麼我要送你回家。」「哈?兩者有甚麼關係?」「真是的!敗給你了!我只是想和你一起相處多些時間而已啦!」及川還不忘在最後加一句:「小飛雄你這個笨蛋!」影山不解地微微側頭,然後思索一會兒後,便似懂非懂地點頭。及川有見及此,便知道影山沒有想明白想相處多一會兒的原因。只好歎口氣,把禮物換成右手拿著,左手牽起影山的右手,說:「謝謝你的禮物。我很高興你記得我的生日。可是你作為戀人的自覺是不是低了點呢?」影山看著及川的笑容,突然說:「那我多給你一份禮物吧。」說完便吻了及川。及川在影山吻上他的那刻便已經失去思考能力,只能靠著本能放開了牽著的手,雙手環抱著影山的肩膀,把想退開的影山固定在原地,再次把兩個人分離了些微距離的嘴唇貼近彼此。片刻,及川放開了影山。「媽媽說戀人會喜歡這份禮物的。」影山臉上的淡紅並不像語調般平靜,甚至往更深的顏色發展。及川燦爛的笑容讓影山知道媽媽說對了,「如果戀人沒有在收到禮物時親吻你的話,那你就吻她吧!那樣的話,戀人就會感到高興喔。」「那我就不客氣地收下吧!小飛雄。」最後,及川左手牽起影山的右手,右手拿著影山送的禮物護膝,回到了影山家,告知家人因錯過了末班車而要在後輩家留宿一晚後,便拉著影山到臥室進行一些不可描述的運動了。

------------------------------------分割線------------------------------

謝謝閱讀!如果能喜歡這篇文章的話,真的感激不盡!

偷偷地補充:禮物是影山早就買好並放在包裡的,首段的喃喃自語只不過是因為早上剛睡醒而忘了及川的生日已經來臨。想起禮物時已經是在及川問他有沒有看訊息時的事了。

然後是作者的廢話時間:及影真的好可愛! <3 懶癌末期的我也忍不住趕了這篇生賀,雖然不長,但希望能表達到影山作為稚嫩的戀人還不懂得和及川的相處方式和被生日禮物嚇到的及川。


日向犬化,影山貓化設定

排球日影cp
如題:日向犬化,影山貓化設定(發♂情♂期)(頭上長出耳朵+腰椎處長出尾巴)

作者的话:看到日影如此的冷门,忍不住想了想部分动物化了的他们会如何哔——,然后碰巧看了一张图是猫化的影山和犬化的日向,就这么拖拉了一年,生出了这篇文字了。感谢你们阅读!

-----------------------------------------------------------------------------------------

網址: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2013079182978

黑研的一天

 給友人的生日賀文或者是新年賀文(?)久遠得我都忘了。

食用說明:

1.OOC有,慎用。

2.家人名字捏造。

3.如有疑問,歡迎留言。

4.如需转换简体,可以私讯。

----------------------------------正文開始---------------------------

       在孤爪研磨的父母外出旅遊時,照顧孤爪研磨的任務便落到黑尾家了。先不說兩家的距離不遠,憑著黑尾鐵朗和孤爪研磨的關係,黑尾家也會主動幫忙照顧孤爪研磨。雖然孤爪研磨的父母都覺得他們的兒子不缺乏自理能力,但為了不再發生上次的事件,所以還是再一次拜託黑尾家照顧他們的兒子了。

  「美緒,這次繼續麻煩你照顧研磨了,我們一星期後便會回來,這段時間就拜託你們了!」

「別那麼客氣啦,都認識那麼多年了,更何況我都把研磨當作我的孩子了。所以拜託什麼的真的不用啦,另外也祝你們玩得開心!」

「也對,那我們明天早上就會出發,所以研磨明天開始就麻煩你們了!」

「好啦,你們快去看看行李有沒有遺漏,不然到達後才發現帶漏了東西就麻煩了。」

「那我先回去了,再見!」

「再見!」

      黑尾鐵朗在聽到母親的吩咐時就知道自己又要到研磨家暫住幾天了,因為研磨不喜歡走動,所以讓他到黑尾家住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而且母親的說話內容和方式都和上次的一樣,只不過多加了幾句而已。自從黑尾鐵朗懂得自理後,在研磨父母旅遊時,照顧研磨的責任就從黑尾家長落到黑尾鐵朗身上了。黑尾一邊聽著母親的吩咐,一邊想著:研磨肯定又會顧著玩遊戲機而忘記吃飯了,真是的,說了多少次……(以下省略)。黑尾的母親看到兒子已經沒留心聽她說話時就知道他聽不到自己的囑告了,所以只好結尾了:「你記住,如果有什麼意外或處理不來的事要找我們,知道了嗎?」「知道了,母親。」「那你現在去準備晚飯吧。」「好。

       黑尾幫忙收拾餐桌後便回房,記下明天必定要做的事情,例如:要提醒研磨不要把遊戲機拿進浴室、要做完家課後才能玩遊戲機等。在睡覺前,他傳了一封短訊給研磨,雖然研磨沒有回復,但他知道研磨看到了,所以安心的睡了。研磨在收到短訊時是在玩最後一關的遊戲途中,他知道是黑尾傳來的,但還是想玩完後才看。黑尾為了研磨不無視他的電話和短信,故意換了另一種和其他人不同的鈴聲,讓研磨知道來電和傳送者是他。在勝出遊戲後,研磨拿起手機,看到黑尾傳來的短訊,嘴角微揚的笑了。然後他放下了遊戲機和手機,睡覺了。

       第二天的早上,研磨跟父母道別後便準備和黑尾一起上學了,但黑尾卻反常的沒有到他的房間找他,研磨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找黑尾詢問發生什麼事,所以自己一人到學校了。不過沒了黑尾,他回校的時間當然比兩人一起時長,因為平常黑尾都會叫他留意腳下,所以不會摔倒,但沒了黑尾,而他又顧著玩遊戲機,理所當然的會忘了留意周邊的狀況,所以一次又一次的撞到別人。他吸收了教訓,終於放下了遊戲機,好好看了周圍的環境,終於在遲到的前一分鐘回到學校了。雖然差點遲到只是因為他慢慢走的原因。

       當研磨回到班房時,他的同學問他:「黑尾前輩呢?」研磨像受到驚嚇似的跑回自己的座位,那名同學自討沒趣的嘖了一聲。研磨在自己的座位上反常的沒有拿出遊戲機,而是趴在桌上,沒精神的發呆。雖然他很疑惑黑尾為什麼今天沒找他一起上學,但又不想到黑尾的教室問原因,所以抱著這個疑問直到放學。而黑尾整天都沒有找過研磨,令研磨很不習慣,身邊沒有了黑尾,很多事都處理不好了,例如:平常吃完午餐便當後,黑尾都會幫他收拾好並幫他拿回家,但今天黑尾不在,不但忘記帶回家,而且沒有人提他該專心上課了(雖然提了也不會做)。另外,在回家時,研磨又因為習慣而在課室等黑尾。待他發現黑尾沒來時,已經過了半小時了。研磨開始有點不安了,因為黑尾從未試過這樣不管他,他不禁開始亂想:是不是自己惹怒了他?之前有一次黑尾因為生氣了,所以就沒理研磨一小時,最後是研磨主動找他道歉才消氣的。研磨以為那次的吵架會是唯一一次的,但這次黑尾想怎樣,研磨真的不知道,所以他一邊想著原因,一邊回家。雖然途中試過下錯車,也不小心地撞到電燈柱,各種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令他比原本的回家時間更晚了。

       當他回到家時,發現餐桌上有一份用保鮮紙蓋著的食物,旁邊有一張字條,寫著:

          ←晚餐一定要好好吃完喔~ 
                                            黑尾字

       研磨看到後,終於鬆了一口氣,想著:阿黑沒有不理我。但他為什麼今天沒有找我?然後他就放下書包,打電話給黑尾。「……嘟…….嘟……」研磨的心情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又變得不安起來,幸好,「研磨?有什麼事嗎?」「阿黑……」「嗯?」「你…….你…….我……我……」研磨的不安在黑尾接聽的時候一瞬間全部消散,但當他想問為什麼今天沒來找他時,他竟然覺得……有點緊張?於是就問不出口了。「研磨?」「阿黑…….我……我……想……」研磨發現自己說不下去了,所以他沒有再說了。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黑尾想著:這樣的研磨也很可愛呢!然後說:「好啦,今天沒找你是我故意的,因為我想知道,沒有我,你的生活會變成怎樣,所以現在,我知道了。」「研磨,沒有我,你的生活還真是一團糟呢!」研磨在聽到黑尾的聲音時還以為是從電話裡面傳出的,可是當他扭頭看到黑尾的胸膛時,他驚訝的掉了電話,表情就像收到驚嚇的小貓一樣。黑尾壞笑著說:「不用這麼驚訝吧,我媽都說了讓我先搬到這邊照顧你直到叔叔和阿姨回來,所以這幾天,我們除了上課和洗澡時間外,都會在一起了!」研磨的臉慢慢紅了。黑尾也不再逗研磨了,幫他撿起電話後便叫他去洗澡。研磨聽到後,小跑地跑進了浴室,果然看到黑尾都幫他準備好了。他心想:阿黑才不會這麼快離開我!不過,如果離別的那天來到的話,我該怎麼辦?

       研磨脫掉衣服後,慢慢走進浴缸,他享受地躺在裡面,只把頭露出來呼吸。他舒服地呼了一口氣,說:「還是以後再想吧。」然後就放空了。十五分鐘後,黑尾敲門問:「研磨,我現在可以進來嗎?」「欸?為什麼?」「你忘記拿衣服了。」研磨才想起自己聽了黑尾的話後便直接進浴室了,根本忘了要拿衣服。「謝謝阿黑。」「不用謝啦,不過不要泡那麼久,會暈的!」研磨聽到後輕聲說了一句:「真囉嗦……」黑尾原本就留意著研磨的舉動,更何況他還未出去,所以理所當然的聽到那句說話。「不想我囉嗦就自己照顧好自己吧。」研磨聽到後,反射般說了一句:「不是還有阿黑在嘛。」黑尾聽到後,心中有一種無奈,於是他歎了一口氣說:「時間差不多了,起來穿衣服吧。你出去之後,飯菜也應該差不多好了,要好好吃完啊!」「嗯。」黑尾離開了浴室,回到客房,收拾一下並準備自己的洗漱用品,等研磨出來後便輪到他洗澡了。「我好了。」「那你完成家課後,就去玩一會遊戲機吧。別想交換次序。」「是……」「如果有不懂的地方,等我洗完澡後再教你吧。」「嗯。」

    然後,研磨在等黑尾出來的期間已經吃完晚飯,也做好了家課,所以現在正躺在床上玩遊戲機。黑尾出來後,看到研磨躺在床上玩遊戲機便說:「研磨,不要躺在床上玩啊!對眼睛不好。」「嗯。」「不要說完『嗯』之後又不理啊。」「知道了。」說完,研磨便把顯示著「通關了!」的遊戲機放下,向著黑尾正坐。黑尾知道研磨有話要跟他說,所以也正坐在地上,卻看到研磨偷偷笑了。「研磨,你這傢伙!」就這樣,黑尾單方面的對研磨「施虐」了——撓癢癢。「竟然耍我?研磨,膽子大了啊!」「哈哈哈……」

         最後,他們累了,便兩人一起躺在床上喘息。黑尾雙手環著研磨的腰,帶著笑容慢慢地進入睡眠。

                                                  ~完~

不負責任的毀氣氛:遊戲機表示你們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



放文預告(不知要哪年哪月)

花吐症的及影(微菅影、日影)(排球)&
41(微45)(可能有71)(idolish7)
另外一篇及影


日向翔陽生日快樂!

時間設定在高中畢業後,ooc很抱歉,會努力更貼近角色的!
------------------------------------------------------------------------

影山靜悄悄地靠近日向,但日向卻準確地向著影山的方向轉身並吻了他。「你!」「我怎麼了?」「白癡日向!」「笨蛋影山!無緣無故開始罵人!」「誰叫你……你…….吻……吻了我……」「有什麼問題? 我們是情侶誒。」「這裡是街上啊!」「可是那邊的情侶也在接吻啊!」「但是我們和他們不同啊!」「有什麼不同?除了我們都是男的外,我們都一樣是情侶啊。都一樣彼此相愛。」影山看著日向,相對無言。最終,他們在第一次約會時不歡而散。
影山:難道是我太拘泥於性別了?但是這世界還未能接受我們的愛情吧。
日向:我只知道我們是情侶,我們能做一切情侶會做的事。為什麼你要退縮?
---------end--------------
沒有遲到真的太好了wwwww日影也是萌萌的一對啊>///< 
雖然是生賀,但是這種會BE的節奏鬧哪樣?0.0

菅原生賀,雖然遲了兩天= =

在烏野排球部裏,每日都會上演的戲碼令隊員學會無視現充的技能。你看看,又來了!
菅原:「影山,跟我練習一下雙二傳時的位置變換好嗎?」
影山:「是!」
過了一個半小時後......
大地:「現在休息十五分鐘!」
所有隊員:「是!」
菅原:「影山能不能借我一點水?我剛剛不小心弄灑了,現在沒有水了。清水抱歉了,麻煩你了。」
影山:「啊?可以可以,請拿!」(雙手奉上水瓶
菅原:「謝啦!」(接過水瓶順便吃豆腐
影山:「菅原前輩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
清水表示:我怎麼沒看到你弄灑了←_←
隊員表示(除日向外):菅原你又來!即使是日向都看得出菅原為的是間接接吻了! (* ̄^ ̄(* ̄^ ̄(* ̄^ ̄)
日向表示:躺著也中槍(/▽╲)
------end------
作者:ooc很抱歉!另外,有沒有all影的同好?求認識交流!